□本報記者孟偉陽
  “被告人林森浩,請你註意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法庭調查階段,審判長多次提醒坐在被告人席上的林森浩,而他卻不斷地用手擦拭著眼淚。
  林森浩的辯護律師問他:“你有什麼話想對黃洋以及他的父母說?”林森浩幾度情緒失控,哽咽著說,“對不起,(暫時)說不了”。
  今天,備受關註的復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第五法庭二審開庭。在今年2月18日的一審宣判中,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林森浩提起上訴。
  大學校園現投毒
  2013年4月15日,復旦大學校方發佈微博稱,該校醫學院一名醫科在讀研究生因身體不適入院,後病情嚴重,學校多次組織專家會診,未發現病因。校方遂請警方介入。4月16日,投毒事件受害者黃洋去世。警方經現場勘查和調查走訪,鎖定黃洋同寢室同學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當月19日,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向檢察機關提請逮捕犯罪嫌疑人林森浩。
  2013年11月27日,此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檢方指控,林森浩與黃洋居住在同一寢室內。林森浩因瑣事與黃洋不和,逐漸對黃懷恨在心。2013年3月底,林森浩決意採取投毒的方法殺害黃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從其實習過的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影像醫學實驗室取得裝有劇毒化學品二甲基亞硝胺的試劑瓶和註射器,當日17時50分許,林森浩將劇毒化學品全部註入宿舍內的飲水機中。次日上午,黃洋從飲水機中接取並喝下已被註入了劇毒化學品的飲用水。之後,黃洋即發生嘔吐,赴醫院治療。4月16日,黃洋經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黃洋符合生前因二甲基亞硝胺中毒致肝臟、腎臟等多器官損傷、功能衰竭而死亡。
  投毒後“好奇”“後怕”
  在一審庭審時,林森浩表示,黃洋曾戲稱欲在即將到來的愚人節“整人”,他便產生整黃洋的念頭,並由此實施投毒行為。
  今天,投毒的動機再次成為庭審的焦點之一。開庭伊始,林森浩闡述了自己的上訴理由:自己沒有殺人的動機,投毒的動機是出於“愚人節”捉弄,沒有殺害被害人的故意;自己在投毒後,從宿舍衛生間接水,並對飲水機里有毒液體進行了一定的稀釋;被害人飲入的二甲基亞硝胺的劑量多少、能否直接導致被害人死亡的事實不清,不能排除合理懷疑。
  跟一審一樣,林森浩堅持認為自己投毒是出於“愚人節”的玩笑,要“整一整”黃洋。在今天的庭審中,對於投毒後的心理狀況,林森浩用了“後怕”、“好奇”等詞語描述。他說,當時因為後怕所以事後做出了“稀釋”的行為,也查了所投毒劑的相關資料,以求心理安慰。不過,林森浩不阻止事情發生卻是出於一種“好奇”心理,他想看黃洋對此事件的態度,根本沒考慮喝了毒水之後的反應。
  “我沒有殺人動機,而且對案件的一些事實有更正。”林森浩今天在法庭上表示,他在投毒後發現飲水機內的水看起來油黃,於是用自己的刷牙杯將飲水機內的水舀出來兩三次。與此同時,每次舀出水倒掉以後,他還從宿舍洗手間接自來水到刷牙杯里,再倒入飲水機。因此,飲水機內劇毒物的濃度被稀釋了很多。
  庭審提交新證據
  聽了林森浩的供述後,公訴方當庭指出了其中的矛盾之處:投毒時,林森浩反鎖了房門,怕被別人撞見,但之後卻兩三次往返樓道內的盥洗室傾倒毒水、更換清水,這樣顯然更易被人發現不正常。對此,林森浩回應,人的行為有時不一定非要有思維的參與,有時是一種下意識行動。
  關於公訴方對他為何改供詞的疑問,林森浩回答:“這時候變供對我其實未必有好處,我只是覺得到這一步了,應該把事情說清楚。”
  在下午的庭審中,辯護律師當庭提交了多份新證據,以表達對既有證據的合理懷疑。
  在法庭出示的一組公安偵查實驗的錄像證據中,林森浩在視頻中詳細解說和演示了當時向飲水機內註入藥劑的全過程。
  對此,林森浩在法庭上表示,偵查實驗“是有問題的”。他認為,當時警方並未強制他完成偵查實驗錄像,但自己是按筆錄來做的實驗。他說,視頻不符合案發真實情況,飲水機含水量大於1100毫升,試劑瓶沒有50毫升,只有約30毫升,以上數據均與事實不符。
  此外,辯方法醫證人胡志強在出庭作證時表示,黃洋死於爆發性乙型病毒性肝炎。
  胡志強認為,黃洋是爆發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壞死,多器官衰竭死亡。乙型爆發性肝炎死亡和林森浩投毒可能是獨立的事件,“現有證據沒有支持黃洋是二甲基亞硝胺中毒致死”。胡志強還認為,法醫鑒定程序存在問題,應委托公安部或司法部的鑒定中心進行二次鑒定。
  截至記者發稿,庭審仍在舉證質證階段,控辯雙方激烈交鋒。
  兩個家庭的悲劇
  法庭上,記者看到林森浩的父親坐在旁聽席的右側,而黃洋的父母則坐在旁聽席的左側。記者身邊的一名旁聽人員感慨道,雙方距離如此近,卻又那麼遠。
  受害人黃洋的父親黃國強在今天庭審開始前表示,不會諒解林森浩,也不會與林家和解。
  林森浩的父親林尊耀曾透露,他曾三次想向黃洋的父母當面道歉,但都未見到黃洋的父母。第一次是在上海,一審宣判後,他前往黃洋父母的暫住處,但未能見到黃洋的父母。此後,他兩次前往黃洋在四川自貢的老家,希望當面道歉,但都未被接受。
  2014年清明節前夕,林尊耀第二次前往黃洋的老家四川自貢,希望能當面向黃洋的父母道歉。由於黃洋的父母再次選擇避而不見,林尊耀只得前往黃洋的墓前上香。他認為,也許只有這樣,他才能離黃家人更近一些。
  一審判決後不久,林森浩親筆書寫了一封道歉信給黃洋的父母,跪求他們原諒自己的靈魂。
  記者瞭解到,林森浩的這封信共1548個字,分8段,由黑色水筆書寫。林森浩在信中寫道:“人生若只如初見,那該有多好,那時黃洋跟我都信心滿滿,在各自的夢想道路上拼搏著……”、“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很蒼白地說,對不起,叔叔阿姨!給你們跪下謝罪!希望你們平安,希望你們保重身體,也希望你們能諒解我的靈魂!”
  本報上海12月8日電
  (原標題:投毒動機再成庭審焦點)
創作者介紹

親情

nr56nrllc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